已参与兼职啦人数
3 80 9 72 7 0
在做副业挣钱这条路上,我踩过无数坑
- 职 业 故 事 -



渐渐地,我沉下心来,曾经赚不到足够的金钱带给我的焦虑感越来越少,思路也越来越清晰。我慢慢捋清了副业对我的意义,并不是用来赚钱,而是用来实现过去、现在以及未来的写作梦想,也明白了这是一条需要稳扎稳打、不断进步的漫漫长路。



1



龚琳掏出钱包,指着脚边试穿过的两双高跟凉鞋,对服务员说:“我都要了。”她偏过头问我:“你呢?要哪一双?”



细细的高跟,精致的丝带绕上脚踝,闪闪亮亮的,漂亮又舒适。我喜欢得不得了,但只能含糊道:“我不喜欢这种类型的,先不买了。”



服务员弯下身收拾我脱下来的凉鞋,起身时,我分明听到她的嘴里在嘟囔:“买不起就别试,浪费时间……”



我的脸一下子红了,尴尬又狼狈地出了店门后,再没有心思继续逛街。



当时,我刚工作两年,工资不高,除去房租,每月水电、宽带、电话、吃喝等日常开销,只能紧巴巴控制在800元之内,很难再有结余。可龚琳不同,她是本地人,吃喝住都在家里,每月赚的都是零花钱,自然比我宽绰得多。



每次与她逛街,我都心生自卑,狼狈之下,我心思活动,想着得多赚些钱才能让人看得起。



与龚琳告别后,我缓步往回走。阳光刺眼,热浪扑面,街角正好有一家肯德基,宽大的玻璃门上,张贴着诱人的甜筒海报。草莓甜筒吸引了我,凑近看时,海报边一张兼职服务员的招聘启事让我动心不已。



对了,下班后做个兼职,既可以增加收入,又可以体验不同行业,岂不两全其美?为了更深入地了解服务员的工作,我买了杯饮料,在角落里坐了下来。



一个女服务员脚不沾地地忙了一个多小时,不停地收拾桌子打扫卫生。趁她在隔壁桌收拾,我上前搭话:“你们这干活挺累的哈!”



她点点头:“是蛮累的,上班几个小时根本歇不下来。”



我旁敲侧击:“主要你们生意好,还招兼职呢,工资应该也不错吧。”



她看了我一眼,手上不停:“我就是兼职的,一小时八块钱,就不停地干活,慢一点都挨批。”



“啊?”我愣住了,“没人的时候也不能歇一歇吗?”



她直起腰,用手揉了两下,悄声说:“跟你说吧,我有一次上夜班,十二点下班,十一点之后店里就没有人了,我跟同事站到十一点四十五,实在累得不行就坐下了,然后就被我们领班看见了,一直批评到下班。没办法,拿人家钱,就得服人家管啊。”



“兼职也上晚班?”我刚问出口,就有人在身后喊:“服务员,把桌子收一下。”她朝我点点头,转身端着垃圾走了。



我的本职工作就是三班倒,忙起来喝水的功夫都没有,再来一个脚不沾地还上晚班的兼职,钱没赚到多少,可能身体就吃不消了。



我三两口喝完手中的饮料,转身回家,彻底打消了兼职体力劳动的想法,准备通过脑力劳动来赚钱。






2



漫无目的地在网上搜索了一个多礼拜后,我这才在琳琅满目的项目中找到一个相对合适的兼职:淘宝刷单。



这项无需体力劳动的兼职以其“日结”的关键词吸引了我的注意力,打开详情页,“每单一元”的报酬让我内心有少许失落。



“啊?才一块钱?”但转念一想,若是每天做上一百单,那我不就日进百元了吗?



我兴高采烈地按照页面上的信息添加了对方的QQ,申请通过后,对方发来一份刷单流程文件,要求我仔细阅读。



按照文件上的说法,我必须先购买一份98元的虚拟商品,确认收货后给出五星好评,截图发给对方后,对方才会将本金和酬劳一起返还。



看到需要自己先垫钱,我内心有种说不出来的别扭感,但对方坚持说:“万一我先打钱给你,你跑了怎么办?”我莫名觉得他说得有道理,但出于本能,还是反问了一句:“万一我打钱了,你不返还给我怎么办?”



对方先是耐心解释说:“不会的,你不放心的话,可以少做一点,看我是不是骗子。”见我还是犹犹豫豫,对方语气有些不耐烦了:“你如果真觉得我是骗子,那就算了吧,我这就是给自己家店铺刷个单,本来就是亏本的买卖,不做也罢。”



听到对方这么说,我反而稍稍降低了些戒心。为了让自己放心,我先试探着下了两单,付完款之后我截图发了过去,心里打着鼓:“了不起当这两百块钱掉了。”



对方很快将本金连着酬劳一起返还,我心里一喜,接着又下五单,很快,酬劳又返还了。



一个小时内赚了七元,虽然少,但我觉得这是一条可持续发展的道路。后面几天,我一直五单、十单地慢慢递增交易数额,对方都按着规矩及时返还。



我完全放心了。一个星期内赚了近百元,这钱来得太过容易了一些。我兴致勃勃,准备全力以赴,大量购买。



这天晚上下班后,我迫不及待地打开电脑,直接下了二十单,付款后,我兴奋地将截图从QQ上发给对方,期待着他的返点。



十分钟过去了,对方毫无回应。我心底涌上一阵焦虑,发了句“在吗”过去,却被屏幕上的感叹号和“不是好友”的提示彻底坐实了我的不安。



我被骗了!瞬间,脑海里跳出这四个大字。我抖着手点开淘宝页面,给店家发消息询问,不出所料,店家也已将我拉黑。



彻底没法了!我欲哭无泪,只好接受自己被骗的事实。



后来我才反应过来,对方在QQ上说的话,所做的姿态,都可用“欲擒故纵”来形容,我不过是他面前延伸出的无数网线中的一条,收割一条,还有无数条,不愁没有傻子上钩。






3



被骗了2000元让我元气大伤。我后悔不已,暗暗责怪自己没能事先了解清楚,盲目投入的下场就是被骗掉全部身家。



此事让我消沉了很久,一直不敢再打做兼职的念头。几年后,当我再一次在网络上看到有关兼职的内容时,是公众号上有关“斜杠青年”的推送,不明所以的词义吸引了我的眼球,深究之后我才明白,这说的不就是身兼数职的年轻人嘛。



彼时我早已辞去了之前的工作,回到家乡进入基层,虽已过上了我曾经向往的“吃喝住不愁,赚的全是零花钱”的日子,但手里的存款在花花世界的诱惑下,还是不够看。



我再一次动了兼职的心思。



互联网文化发展日新月异,兼职已经换了一个高大上的名字叫“副业”。自从我在某平台内搜索了一次之后,后面推送的内容几乎都与“副业”有关,其中有篇文章打动了我,里面提出了“副业刚需”的概念,并用黑色加粗的字体放大了一句话:“你永远不知道和你一起上班的同事,他在做的副业收入是工资的几倍。”



我承认,焦虑感在那一刻腾空而起,充盈了整个脑腔。每个月刷走的花呗,下个月要计算掐着点还,在奖金一次又一次延迟发放后,有几个月甚至不得不分期还款,最长的一次,我被困在花呗的还款时限里,长达一年之久。



这样的日子我再也不想过了,“不能靠着死工资过活”成为我开展副业的动力,“赚到额外的金钱”成为我开展副业的目标。我再一次置身巨大的网络信息海洋中,寻找着适合自己的副业。



为了防止再一次被骗,我习惯将搜索到的、感兴趣的副业内容拿去各大平台上再搜索一遍,通过其他网友的经历,增加筛选的关键词,增强我的抗风险力。



综合考量之后,“做一名兼职代购”成为我的目标。



2017年左右正是代购最火的时候,身边年纪相仿的同事几乎人人朋友圈内都有代购的存在,有的是全职代购,有的则是兼职。



我的朋友圈内就有一名全职代购,她间隔着月份飞往韩国或日本,提前接收订单,全程在朋友圈直播代购过程,赚得盆满钵满。



我则想做兼职代购。有一次我出国旅游,朋友托我在日上免税店帮她购买一些兰蔻的化妆品,带回后请我吃了一顿饭算是酬劳。



我发散思维,若是能将购买日上免税店的化妆品变成常态,再从朋友圈卖出,从中赚取的差价自然不菲。



我想到了高中同学林莉,她在旅游行业,能经常出国,对化妆品也比较了解,与她合作自然而然就能解决货源的问题。



当晚,我抱着十分的信心,兴致勃勃地联系了林莉。






4



林莉还在国外。几天前,她带着团去了澳大利亚,忙得日夜颠倒。我在微信上邀请她参与我的副业计划:“你出国前告诉我,我提前列清单,收定金,回来后再收尾款,利润你六我四。”



林莉过了很久才抽空回我:“日上有时候会断货,不一定能买到想要的东西,而且我们回机场还有工作要做,时间很赶,有时候会来不及。”



这就是拒绝了,我宛如被当头浇了一瓢冷水,停下了跃跃欲试的念头,沉默了十秒钟。



见我不说话,林莉于心不忍,提了个意见:“这样吧,我这里正好还有一瓶100ml的雅诗兰黛小棕瓶,你先在朋友圈试试,看结果我们再商量,好吗?”



我又振奋起来,信心满满,回了她一句:“等我好消息!”



第一次在朋友圈发文卖货,配图与文案都要精心筛选。我先回看了朋友圈代购的发文,熟悉了文案的句式,又上网挑了张配图,认真地发到朋友圈:“朋友从日上免税店人肉带回的雅诗兰黛小棕瓶,100ml 正装,有意者私聊。”



应该很快就会被抢掉吧!我想,毕竟是大牌,来源正,价格又那么便宜,几乎只有专卖店价格的一半。很快有人在底下留言:“多少钱?”是同事小陶!客户来了,我点开私聊:“便宜呢,就要850元。”



“这么贵呀?”小陶回了一个吐舌头的表情。



我极力推销:“小棕瓶保湿效果好,正适合秋冬用,一分价钱一分货呀。”



“买不起,我平常最贵的护肤品才两百来块钱。”小陶干脆地拒绝了。



接下来几天,再无一条消息是关于这条朋友圈的。我尝试向曾经找我代购兰蔻化妆品的同事推销,依旧被拒绝了:“我不用雅诗兰黛,我只用兰蔻。”



我顺杆而上:“有朋友近期从国外回来,可以带到,你看有哪些需要呢?”



同事慢吞吞地回复过来:“刚买了没多久呢,暂时不需要。”



话已至此,我只能死心,跟林莉发信息说:“没人买。”林莉仿佛早已料到,安慰我说:“你身边没有客源啊,而且就算你客源稳定,我也不能保证每次都带到货。”



是啊,在这条代购的关系链上,我没有稳定的货源,也没有稳定的客源,将赚钱的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,结果只能是“出师未捷身先死”。



正当我愁眉不展的时候,林莉发来消息:“你别灰心,代购不适合你,肯定有别的副业适合你,三百六十行呢,吃哪行饭的都有,何况你现在已经有饭吃了,只是想添点菜。”



安慰完我,林莉又说:“其实你可以考虑发展一下兴趣爱好啊,我记得高中时你对写作特别感兴趣,文章还经常被老师当成范文,你那时特别开心,还说以后要写小说呢!”



我突然茅塞顿开,被赚钱的想法蒙蔽了心智,我无头苍蝇一样乱撞许久,却忘了自身的兴趣也能发展成一项副业。






5



其实刚毕业时,正是网文蓬勃发展的年期,《盗墓笔记》《斗罗大陆》等等网文小说横空出世,也迅速带火了网文作者这样一个职业,媒体上爆出的各大网站写作大神的年收入更是让众人心潮澎湃,不知有多少人投入到网文写作的大军中。



我也不例外,体验了起点号,就想开篇写小说。可没有经过系统的学习,没有足够的底蕴与能力,两篇之后,就进入瓶颈,卡到直接弃文。



多年后,在工作的磨砺下,我早已忘了当初的热血,直到方才,才被重新唤醒。



再次打开平台搜索时,我目标明确。很快,关于写作变现的内容铺天盖地而来。



写作的方向不是只有长篇小说,在新媒体发展的趋势下,征稿的公众号数不胜数,观点文、热点文、拆书稿、非虚构等,每一种都有特定的平台收稿,稿费不菲,但要求也很高。



搁笔多年,恐怕早年间打下的基础已不足以支撑我的需求,我心里打起了退堂鼓,深觉像是落入一条长河,无数人在河里起伏,却不知前方到底是渡口还是漫漫水光。可转念一想,若是不扬帆启航,怕是连沉入水底的机会都没有了。



刚开始,我选择了一个专收故事文的新号,它的征稿标题后特意标注:新号易过稿。



我用尽知识储备,写了一篇3000字的职场小故事,满怀信心投稿后却杳无音讯。之后,我又转战热点文,对近期最热门的事件发表自己的看法,依旧选了一个新号投稿,但依然没有回应。



几次三番的试探全都石沉大海之后,我停下了四处投稿的脚步,心里清楚,写作能力恐怕还达不到标准,只有增强自身能力,才有可能实现投稿成功,开启副业之路。



下定决心后,我一边上网购买了诸多书籍,进入大量阅读模式,储备足够的知识量;一边研究征稿的公众号里原本的文章,熟悉相关结构套路。每日的闲暇时间被安排得满满的,我却并不觉得疲惫。



渐渐地,我沉下心来,曾经赚不到足够的金钱带给我的焦虑感越来越少,思路也越来越清晰。我慢慢捋清了副业对我的意义,并不是用来赚钱,而是用来实现过去、现在以及未来的写作梦想,也明白了这是一条需要稳扎稳打、不断进步的漫漫长路。



在那鲜嫩的青葱岁月里,我也曾幻想过自己成为一名大神,笔下的文章让人拍案叫绝。可惜生活总是不能让人如意,当我弯腰捡起地上的六便士时,早已忘了是什么在照亮前方。



时间一晃而过,经过半年多的努力,我成功赚得人生第一笔稿费,副业之路开始走上正轨。林莉知道后笑着恭喜我,顺便跟我分享了她准备开启副业之路的消息。



我猜测道:“你要做代购对不对?毕竟那么方便。”



林莉摇了摇头,说的话出乎意料:“我要去学画画。”



手机屏幕里,林莉放下手中的奶茶,正色说道:“高中时,我看《柯南》《犬夜叉》《不思议游戏》,当时就特别想当一名漫画家,将心中的故事一笔一笔画出来。但生活很现实,我没办法保证我有这个天赋,能靠画漫画养活自己,只能将它搁置一边。但现在不一样了,我有这个经济能力养活自己,为什么不继续我的梦想呢?”



她开心地将眼睛眯成一弯月亮:“你已经将梦想照进现实,我也想有一天,能将自己的梦想也实现。”



原标题:《在做副业挣钱这条路上,我踩过无数坑》
副业挣钱
新云加

这个人很懒,什么都没有写

点赞

阅读18

客服热线

0755-26652862

合作邮箱

jianzhila@xinyunjia.onaliyun.com

求职版APP

求职版APP

招聘版APP

招聘版APP

求职版小程序

求职版小程序

招聘版小程序

招聘版小程序

职场百宝袋公众号

职场百宝袋公众号

职场专谈公众号

职场专谈公众号
  • 客服

    客服热线:0755-26652862

    商家交流QQ群: 647477273

    用户交流QQ群: 708125991

    工作时间:早9:30~晚21:30

  • 手机APP

    求职端APP

    招聘端APP

    招聘版APP
  • 小程序

    求职版小程序

    求职版小程序

    招聘版小程序

    招聘版小程序
  • 微信公众号

    职场百宝袋公众号

    职场百宝袋公众号

    职场专谈公众号

    职场专谈公众号
  • 意见反馈

  • 置顶

深圳市新云加科技网络有限公司 Copyright © 2016 jianzhila.net All Right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