已参与兼职啦人数
3 80 9 72 7 0
带不动货的带货主播:兼职聊天月收入三千,还梦想着成为李佳琪





淘宝商城/阿里巴巴



一个简短的调查:有没有人从来没有在工作室里买过东西?



今年的双十一,伴随着李佳琪的龚的声音:“所有的女孩!不睡!”



自10月底以来,社交媒体一直在刷新“首付”和“尾款”。截至2020年11月12日午夜,阿里巴巴正式宣布,今年光棍节的总交易额为4982亿元。



成交额再创新高,生活用品贡献。



根据淘宝直播的数据,直播企业的数量增长了220%,创造了400万个就业岗位。从11月1日到11月11日中午12点,淘宝直播诞生了28个交易额超过1亿元的直播室。



而世界两大货运广播巨头——魏亚和李佳琪,辉煌的记录,简直令人叹为观止。



在10月21日的直播中,两人分别赚了35亿美元和33亿美元。据知情人士透露,当天魏娇赚了8亿元,李赚了6亿元,这还不包括维秘支付的维修费。



航运业从业人员罗永浩加入该公司仅半年时间,公司就实现净利润4000万元,营收近4亿元。



看现在,我已经快不知道“1亿”这个词了。



如此火热的财富,刺激着业内每个人的**。商家觉得自己看到了商机,主播觉得自己迎来了春天。每个人都觉得自己离成为在风口上飞驰的猪又近了一步。



但事实是,它真的那么好吗?



一名带着商品的新主播耀瑶与电子商务平台MCN签约,负责官方淘宝店的直播。



她是一个来自东北的女孩,她强大的语言天赋使她成为公司10位主持人中最有前途的一位。老板很喜欢她,尽管和其他人一样,没有人在演播室里看她,也没有人在卖东西。



一说到东北的直播,很多人想到喊麦,整个社会都震动了。但瑶瑶不是那种流浪的人。



她毕业于某211大学物流管理专业。当她参加高考时,她的成绩超过了一本书的录取线50分,所以可以说她是一个优秀的学生。毕业后,她连续几年考研失败,彻底放弃了学业。



经过几次工作,她发现每天工作真的很累,以前的工作经验完全没有意义。因此,她花了一年的时间“失业”,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。



选择做锚,是一个非常偶然的机会。她遇到了一个拥有数百万粉丝的网红,他说:“你这么漂亮,为什么不成为网红呢?”



在得到网络红人的认可并取得一些成绩后,瑶瑶开始认真制定计划。



如今的网红市场就像红海一样,新人很难出人头地。今年抖音虽然偶尔会出现一些热门风格的视频,但这样的网红很难吸引粉丝,流动性也有限。



所以瑶瑶把目标放在了发货人身上。这个行业最低阈值,它不需要像外观水平锚维持形象,它不需要像人才锚可以唱歌跳舞,它不需要像电子竞技锚可以玩游戏,可以调用可以出售货物。



她听到了一些故事。例如,主播的业务就很混乱。许多主播被迫与演播室的财务主管,即“一弟”打交道,经常受到骚扰。但是大部分播出商品的观众不是来看人的,而是来看商品的,所以生活环境应该更安全。



背后还有专业的公司和团队帮助货运代理进行操作——选择、价格谈判、宣传,不需要主播来做。



今年早些时候,瑶瑶与一家知名互联网公司的子公司MCN签订了一份合同。MCN一直很擅长画煎饼,每分钟都有数百万粉丝在他们的嘴里。谁承担,没有足够的工作,两个月,公司将与瑶瑶解除合同。而另一方面的原因则是“普通人不能夸赞,我们决定只签一个粉丝群网红。”



在这一行,公司占有绝对优势,即使合同是法律事务的精心设计,锚绝对不占一点优势。



于是,她跳槽到另一家MCN,却发现这家公司在没有成熟的方法论的情况下就匆匆进入。



她的同事有小网红、飞机模特、电视剧演员、化妆品品牌销售……各行各业的女孩都有同一个梦想——一夜暴富。和一个亿的李家琪相比,赚个百万应该不难吧?



残酷的竞争终于暴露出来了。他们不仅要与在平台上成名的大牌主播争夺观众,公司内部的竞争也非常激烈,淘汰率高得惊人。







“现在这里有10个锚,但主管说只有一两个会留在那里。如果你做不好,你就得离开。”



和公司签合同后,我头三个月的基本工资只有3000元。他们的基本工资将被停发三个月,无论他们是否能够销售。



说白了,一天播两个小时,赚不到一分钱,而且快餐店的兼职也没有这样的恶霸,你们可以叫当代黄世仁。



在同一家公司工作三个月的主播有一半已经离职,剩下的人也在做兼职。毕竟,靠直播谋生是不可能的。这项工作也不需要轮班,只需要在固定的时间参观工作室。



瑶瑶很快就三个月了。从下个月开始,她甚至连3000元的基本工资都拿不到。



她感到困惑。“为什么每个MCN都认为我能成功,但没人能让我成功?”



在她的现场直播中,出现的产品都是公司精心挑选的。因为耀耀为一家非常大的公司工作,价格可以很低,甚至是整个网络的最低价格。但奇怪的是,这些东西都卖不出去,制片厂也没人关注。



如果你想一下,就不难猜到为什么。在每天的黄金时段,每个平台有多少位主播在同一时间播出节目?网友们为什么不去看李佳起功、罗永浩讲笑话,而去看那位不知名的小主播呢?



进入这个行业后,瑶瑶终于发现,并没有“二十八定律”,只有前1%后99%的收获。



虽然她根本不用担心生计,但她的父母和男友是她的收入来源。但她仍然感到非常焦虑——她终于找到了自己喜欢的职业,认为它很快就会起飞,因为到处都是机会。



生活从不给任何人留任何空间。她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。




瑶瑶没有生存压力,所以她有退路。但很少有人能如此幸运。



CC过去是合同托运人。现在他已经能一个月赚50万,但与他的初衷背道而驰,完全迷失在快速赚钱中。



CC是一个男孩,1995年后出生。他受过播音和主持方面的专业训练。他的声音和外表都是一流的。在他的同学中,有两个偶像剧的小明星。所以在开始的时候,他有一个成为明星的梦想。



慢慢地,他意识到,虽然他在普通人中已经是一个英俊的男人,但他离明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于是他果断地放弃了这个“白日梦”,开始寻找其他途径。



毕业后,他首先回到自己的家乡,在一个四线小城市找到了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。他每月收入2800元,房租2000元。他经常在凌晨4点被叫醒,然后被派到玉米地和黑猪场,为当地午间新闻采访农民。



但那是他生命的终结。在老家只呆了半年,他就辞掉工作搬到了北京。



CC在北京的第一份工作是做飞机模型。但是印刷模特的收入是不稳定的,没有长期的前景。亲眼目睹了搬运货物的热潮,他没有多想,就一头扎了进去。



CC之前也和公司签过字作为唯一的男孩,他在众多女主播中脱颖而出。可以广播主持人,幽默,好看,他认为自己不红,很难面对。



CC也遭受了生活的欺骗。他曾直播抖音、快手、淘宝,只要是直播平台就行。最长的一次是6个小时,期间有57人登录,其中包括一名公司运营人员,商品销售为零。



让他感动的是,一位他从未见过的知心大姐给他留言说:“我的孩子很好,加油!”并在朋友圈分享了他的工作室。CC感到非常满意。



在这个行业中,CC学到了很多。除了李佳琪和魏亚,很多主播经常说“今天过亿了”。事实上,销售量都被刷掉了,退货率高得惊人。更引人注目的是,实际销售额不到表面上的5%。甚至有些明星把自己的商品带到下一间广播室,没有人观看,粉丝们竖起大拇指评论都是机器人。



这是后面未知的磁带直播,CC是充满了失望。外界和媒体大肆宣扬的繁荣不过是一个难以察觉的泡沫。







CC的合同被解除了,但他已经习惯了。在这个圈子里,有几次还没被逼取消,出门都不好意思地说自己是主播。



违反合同的公司是有良心的。由于原签订的是不平等条约、性质和契约,合同期限短为3年,长为8年。许多公司会拖锚,迫使他或她首先提及。根据合同规定,如果主播要求解除合同,他必须向公司支付巨额补偿金。它已经成为该公司收入的重要组成部分。



CC尚未与其他MCN公司签订合同。他意识到明星的能力是有限的,更不用说像他这样的小角色。所以他决定从社交媒体开始,首先成为网络名人,然后现金,曲线来拯救国家。



CC已经把每一天都当成了生活的规则。他对着空荡荡的演播室自言自语,每次播出时都感到精神分裂。



直到他找到唯一真正的观众,我们称他为"大姐"



他的工作室通常有四个人在线,其中三个是系统分配的机器人。大姐是第四位在世的人。



大姐每天都看他的直播。只要他还在线,大姐十分钟后就会到。大姐送给他最昂贵的礼物,让他高兴起来,并在评论区与他聊天。



有时候,CC需要与其他主播竞争。双方在同一个直播屏幕上,比谁的粉丝刷的钱多,输了就会受到惩罚。当观众在寻找惊喜的时候,主持人会尝试不同的方式来唤起观众的食欲。前段时间,一个平台上的女主播因为PK输了,当众脱下衬衫,被直接禁赛,但她却发了大财。



大姐不忍看到心爱的哥哥输掉PK,无限度地接受各种惩罚。所以,有大姐在场,CC从未输过一场比赛。



他和大姐渐渐熟悉起来,两人留下联系方式,成了“网友”。大姐说她喜欢他的年轻、外表和幽默。CC不会错过暧昧的性暗示。



但是CC的性取向相对较少,他根本不喜欢任何女孩,他喜欢男孩。



CC不敢让大姐知道真相,就像割自己的喉咙。他没有固定的收入,如果大姐失去了,就只好喝西北风。他和大姐聊天时,总是小心地把自己伪装得尽可能直。



大姐结了婚,有了孩子,有了家庭,有了职业,所以她只会和CC沟通,直到他们见面吃饭,这真的让他放心了。大姐对他很小心。当他看不到她的时候,她会每天为他叫外卖。



就这样,CC赚到了第一桶金。现在他的月收入稳定在40万到50万元左右,全部来自大姐。



CC充满了内疚。大姐对他很好,但他撒谎来隐藏真实的自己。但现在他已经赚了那么多钱,他觉得他应该忍受,这比996室友容易得多。他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多地跟大姐说话,逗她笑。



“客观地说,直播是我的工作,大姐是我的客户,维系线下客户是我的专业素养。”



当谈到未来,CC甚至无法想象。他目前的收入足以维持他奢侈的生活。他不想到处逛,比较价格,而是想马上把所有东西都买下来。他知道自己再也回不去那种一个月稳定工作一万元的日子了。



“如果这个大姐不再喜欢我了,我可以去找下一个大姐。”但这是我一辈子要做的事吗?”



发烧的时候,地上有一片鸡毛。瑶瑶和CC只是一大堆小锚的分母中的两个小数字。而这正是绝大多数400万直播从业者真正面临的生存困境。



为了脱颖而出,小广播室变成了一个“战场”。一些主播为了吸引不知情的顾客,假装吵架、责骂、哭诉自己如何亏本销售商品。他们买了价值59元的钻石项链和价值9.9元的20双袜子。一切众生都在其中。



2016年,淘宝的姐姐之一魏亚开始直播商品。同年,李佳琪从美容销售转型为直播。四年后,直播有了自己的名字——“内容电子商务”,听起来很深奥,很专业。每到台上都匆匆走进擂台,想自己能不能跳出下卫、李佳琪。但到目前为止,没有一个主播在入职后的人才是非常独特的,来自后来者。



这个行业根本就没有遵循80-20法则。除了李和韦,其余的主播都很难前进。这里的人络绎不绝,满怀信心地涌进来,又垂头丧气地离开。



经过波浪式的催促,波浪式的更换新主播,直到几次的终止,主播终于明白了钱来之不易,狗屎味道不好。钱是很难挣的,这是肯定的,狗屎是如此糟糕,很难改变自己。



事实上,面对网络直播的井喷,无论是消费观念还是职业选择都应该回归理性。没有人知道这种虚假的繁荣最终会在哪里结束。

带货主播
新云加

这个人很懒,什么都没有写

点赞

阅读50

客服热线

0755-26652862

合作邮箱

jianzhila@xinyunjia.onaliyun.com

求职版APP

求职版APP

招聘版APP

招聘版APP

求职版小程序

求职版小程序

招聘版小程序

招聘版小程序

职场百宝袋公众号

职场百宝袋公众号

职场专谈公众号

职场专谈公众号
  • 客服

    客服热线:0755-26652862

    商家交流QQ群: 647477273

    用户交流QQ群: 708125991

    工作时间:早9:30~晚21:30

  • 手机APP

    求职端APP

    招聘端APP

    招聘版APP
  • 小程序

    求职版小程序

    求职版小程序

    招聘版小程序

    招聘版小程序
  • 微信公众号

    职场百宝袋公众号

    职场百宝袋公众号

    职场专谈公众号

    职场专谈公众号
  • 意见反馈

  • 置顶

深圳市新云加科技网络有限公司 Copyright © 2016 jianzhila.net All Right Reserved